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2的文章

RAFI fundamental index

圖片
The RAFI® (Research Affiliates Fundamental Index®) methodology involves selecting and weighting securities by fundamental measures of company size, as opposed to market capitalization. The methodology captures many of the benefits of passive investing—such as transparency, objectivity, broad economic representation, and diversification—with less exposure to pricing errors and fads. The RAFI methodology is designed to work in inefficient markets. We believe that prices contain errors and that they revert back to fair value over time. Using fundamental measures of company size, such as sales and dividends, the RAFI methodology represents a company's economic footprint, not constantly shifting market expectations, bubbles and anti-bubbles reflected in its share price. Cap-weighted indexes are measures of the market, and thus are generally viewed as good benchmarks of market performance. As the basis for an investment strategy, however, cap weighting results in overweighting overpriced

Value 與Growth 指數如何定義?

引述綠角 MSCI有個MSCI EAFE Index,這個指數的持股,依公司的特性,再分成價值或成長型類股,成為MSCI EAFE Value Index和MSCI EAFE Growth Index這兩個指數的組成分子。如何將公司區分為價值和成長兩個類別,是很大的學問。有的指數編製公司採用簡單的方法,譬如標普就用P/B比(Price/Book value),把市場分成價值和成長兩大塊。假如區分的方法過於簡略,指數會容易有類別漂移(Style drift)的問題。MSCI的價值與成長區分法,是採用包括P/B值、股票殖利率、長短期EPS成長率等八個面向加以區分。

布蘭森專欄/募集創業資金 五招不能少

圖片
布蘭森專欄/募集創業資金 五招不能少 【經濟日報╱編譯林文彬】 2012.03.19 03:44 am   銀行業是一個許多客戶都遇過差勁服務的行業,因此這個行業需要一家準備採取新方法的公司來帶進革新。去年11月我們買下英國北岩銀行(Northern Rock),並重新命名為維京金融(Virgin Money )。我們不僅希望提供顧客更好的服務,更要恢復銀行扮演的社區核心角色,成為地方經濟的火車頭。 若銀行經營不善,將對事業成長及發展帶來負面影響。我記得搭乘維京大西洋航空(Virgin Atlantic)由美國紐華克飛往倫敦的處女航後,返家時在門口遇見我們銀行的經理。他在門口等候的原因,是為了告訴我銀行已縮減公司的信貸額度。幸運的是,維京的其他事業足以提供維京大西洋航空的營運資金,所以說是有驚無險。 2012年看似是經濟持續艱困的一年,無論創業家打算從銀行、天使投資人或創投基金募集資金,都將遭逢困境。簡明扼要是你的最佳對策,另外,當陳述企業構想時,你必須切中以下五個要點: 一、對投資人的利益 有時候,打算成立首家公司的企業家只專注在業務經營上,而忽略了財務及法律層面的考量。不幸的是,這常在會議一開始就顯露無疑,他們對要回答哪些問題可能毫無概念。 在召開會議前,召集你的團隊,釐清你們的目標,並計算所需的資金。 你打算透過售股或貸款以取得資金?接受這些投資的條件為何?為獲得創業資金,你願意以多少公司股份或未來的獲利來交換?這些都是潛在出資者可能提出的問題,因此須做好準備,給予合理、明確的答案。 另外,當你準備會議時也須牢記:你未來的金主會想知道投資何時能獲得回報。 二、要具體 要獲取銀行信任,你必須展現深入了解你的行業,並說明你已擬訂步驟分明、且創新的的具體計畫。 要詳細解釋如何將你的偉大構想轉化為優質的服務,或提出你的生產計畫,並證明你如何以低於人們願意支付的價格做到這些,因而能賺回你的成本,並從中獲利。 三、要在市場上有破壞性(disruptive) 你打算如何比競爭對手提供更好的產品或服務?如果你自認目前沒有對手,請再三思。如果你的事業確實具有潛力,其他人也會想把握同樣的機會。 銀行或投資人觀察你的企業時,可能也會檢視你的對手。因此在進行簡報時,你須表明熟知面臨的競爭,以堅定的態度解釋你的企業未來表現會更好,避免過度負面。

創業了 第一個客戶在哪裡?

說到「創業」,這多少有著大無畏浪漫色彩的字眼,總是很容易讓人將它與「夢想」連在一塊,好像每一個創業家就是天生的夢想家。對我而言,這話是對也是不對。 早先我巧遇一位前輩,提到我辭了工作,正和朋友籌備創業,他訝異但讚許地說:「現在的年輕人真有膽識!我們當年畢業時只是一心想著要進大公司上班,從沒想過要跳出來創業!」我一時有點尷尬,心想我也是啊,如果畢業後可預見的薪水和機會無憂,大概也不會黑白來,能夠好好當一個安居樂業的上班族,誰不想呢? 只是環境已經不同了,不是我「太有」夢想,更可能是我「只剩」夢想。生活中,前有日益上漲的生活開支,後有居高不下的房價,兩相夾擊下,才會逼著自己去想「我還剩下什麼呢?」 下一個問題接踵而來,如果只剩夢想的話,那該怎樣在夢想和賺錢謀生間,架起一座互通有無的橋樑呢? 我和一塊創業的朋友都是商科畢業,修過經濟學、會計學、商事法、貨幣銀行學,這些課程教會我們讀懂報紙上的財經評論,有能力在一家有組織的公司裡扮演稱職的螺絲釘。不過,大學裡卻從來沒有任何一堂課,教導我們出了社會想創業的話,該從何開始? 時至今日,我得很汗顏地承認,我並不是有了十足準備才創業的,絲毫不足為楷模。相反地,在幾乎沒有明確、新鮮的business model可言的情況下,至今仍在吃苦頭,只能安慰自己「把吃苦當吃補」,畢竟是在補修大學時從沒上過的那門創業學分。 話說從頭:我們幾位夥伴對於台灣的老東西、民俗文化向來感興趣,也在思考如何循商業途徑將它重新包裝行銷。恰巧,有前輩建議我們不妨切入和宗教文化相關的紀念商品行銷,畢竟那也是在地一大特色——君不見電音三太子、陣頭不僅炒熱台灣市場,還能遠赴海外作國民外交——我們從善如流,決定以在地廟宇文化當作第一塊敲門磚。 只是,有趣是有趣,我轉頭問夥伴,你打算賣什麼?客戶又在哪裡?他沒有回答,倒是反問了我一句,你有認識的親戚朋友在廟裡工作嗎?我搖搖頭,雖然小時候也會跟著父母進廟裡拜拜,但就僅止於此而已。夥伴答道「我也是啊,完全沒有人脈,不過……」跑過多年業務的他,心臟特別大顆。 在他的建議下,沒有任何背景奧援,兩個空有想法的人,作了最笨、最土法煉鋼,但可能也是當下最務實的嘗試——打電話。 我們著手列出可以聯絡的廟宇和宗教團體清單,一個一個撥電話過去,探詢對方是否願意和我們聊一聊?這樣純粹的「陌生拜訪」,我還是第

人生至少做一次創業家

兩個月前我家中來了一位朋友住了兩個晚上。他是我一個大學學妹的男朋友,他們兩個現在都在香港工作。男生是義大利人,一個很成功的連續創業家,25歲離開學校之後就自己開公司並且賣掉獲利退場。 現在他在弄他下一個新的創業點子,他已經在無數的細節和商業計畫上面努力了兩年,他來上海兩個晚上是要和潛在客戶、創投和天使投資人碰面開會。我之前從來沒有見過他,我也答應了我學妹讓他男友來我家客房住兩個晚上。 從時間上來看,我前一週才剛從東京飛回來,生理和心理都非常疲憊。那兩天,他會參加許多會議來推銷他的想法,試圖替他的公司募到種子基金,或是簽下第一個客戶。他會一早在我出門上班時跟我一起出門,然後晚上開完會後,我會為他開門然後在家裡面喝杯啤酒聊聊各自當天的狀況。 最後一晚,我十一點以前就在沙發上睡著了,然後被他的敲門聲吵醒。我依然穿著我的西裝、頭髮亂糟糟的走去門口幫他開門。幾分鐘後,我們一起坐在餐桌旁喝杯啤酒,我問他狀況如何,我的視線和意志都因為疲憊和剛醒來有點迷糊。 「非常好,」他說,「我今天和3個創投碰面,之後和一家潛在客戶的財務長吃晚飯。他們可能再也不會聯絡我,但有家創投看來很有興趣。他們說他們做審慎的評估,然後在兩週內回覆我。畢竟,我可能在過去的2年被拒絕100次,在每個會議上都失敗,但我只需要有一家成功的創投說好,然後有一個客戶下單,目前為止僅存在我Macbook中30頁PPT上的抽象、瘋狂的商業點子,突然之間就會變成一間公司了。我真的相信這個創業點子,所以我會繼續堅持下去直到我成功或是我燒光我過去所有的存款。」 他說完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已經凌晨一點了,我可以清楚感受到有一股充滿能量、熱情、天真年輕的興奮感,從他如孩子一般露齒大笑中跑了出來。有那麼幾秒鐘,我醒了過來,聚精會神的端詳他的表情,我完全理解並且非常欣賞他的笑容。 過去幾年我也像他一樣有過這種時候。當我大三時,我完全不了解出版業,也沒有任何人脈。我翹了一堆課和編輯以及出版社開會,想辦法出版我第一本書。從那次經驗中我學到很多,我之後也寫了報紙專欄、賣電視劇劇本,創立非營利組織。 我們99%的人在每天的生活都是為某人工作。我們有老闆,積欠報告,並且需要達成目標。我們多數的時間都花在為別人的公司工作,支付別人的貸款,幫別人實現他們人生的夢想。 慢慢地,一天又一天、一次次爭吵、一次次夢想幻滅,我們慢慢忘掉曾經,我們也是自由、不欠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