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了 第一個客戶在哪裡?

說到「創業」,這多少有著大無畏浪漫色彩的字眼,總是很容易讓人將它與「夢想」連在一塊,好像每一個創業家就是天生的夢想家。對我而言,這話是對也是不對。
早先我巧遇一位前輩,提到我辭了工作,正和朋友籌備創業,他訝異但讚許地說:「現在的年輕人真有膽識!我們當年畢業時只是一心想著要進大公司上班,從沒想過要跳出來創業!」我一時有點尷尬,心想我也是啊,如果畢業後可預見的薪水和機會無憂,大概也不會黑白來,能夠好好當一個安居樂業的上班族,誰不想呢?
只是環境已經不同了,不是我「太有」夢想,更可能是我「只剩」夢想。生活中,前有日益上漲的生活開支,後有居高不下的房價,兩相夾擊下,才會逼著自己去想「我還剩下什麼呢?」
下一個問題接踵而來,如果只剩夢想的話,那該怎樣在夢想和賺錢謀生間,架起一座互通有無的橋樑呢?
我和一塊創業的朋友都是商科畢業,修過經濟學、會計學、商事法、貨幣銀行學,這些課程教會我們讀懂報紙上的財經評論,有能力在一家有組織的公司裡扮演稱職的螺絲釘。不過,大學裡卻從來沒有任何一堂課,教導我們出了社會想創業的話,該從何開始?
時至今日,我得很汗顏地承認,我並不是有了十足準備才創業的,絲毫不足為楷模。相反地,在幾乎沒有明確、新鮮的business model可言的情況下,至今仍在吃苦頭,只能安慰自己「把吃苦當吃補」,畢竟是在補修大學時從沒上過的那門創業學分。
話說從頭:我們幾位夥伴對於台灣的老東西、民俗文化向來感興趣,也在思考如何循商業途徑將它重新包裝行銷。恰巧,有前輩建議我們不妨切入和宗教文化相關的紀念商品行銷,畢竟那也是在地一大特色——君不見電音三太子、陣頭不僅炒熱台灣市場,還能遠赴海外作國民外交——我們從善如流,決定以在地廟宇文化當作第一塊敲門磚。
只是,有趣是有趣,我轉頭問夥伴,你打算賣什麼?客戶又在哪裡?他沒有回答,倒是反問了我一句,你有認識的親戚朋友在廟裡工作嗎?我搖搖頭,雖然小時候也會跟著父母進廟裡拜拜,但就僅止於此而已。夥伴答道「我也是啊,完全沒有人脈,不過……」跑過多年業務的他,心臟特別大顆。
在他的建議下,沒有任何背景奧援,兩個空有想法的人,作了最笨、最土法煉鋼,但可能也是當下最務實的嘗試——打電話。
我們著手列出可以聯絡的廟宇和宗教團體清單,一個一個撥電話過去,探詢對方是否願意和我們聊一聊?這樣純粹的「陌生拜訪」,我還是第一次嘗試,即使事先擬好了講稿,心臟還是撲通撲通跳得猛烈。
頭幾通得到的回應不外乎是:「負責人不在,我們之後會再跟您聯絡。」「我們已經有固定合作的廠商了,抱歉。」「謝謝您的來電,但我們目前沒有開發商品的打算。」「嗯……挖聽謀哩底貢蝦」有趣的是,在吃了幾通理所當然也在預期之內的閉門羹後,我發現自己倒是沒一開始那麼緊張了。
不知道算不算幸運,當天有通電話得到了好回應,對方的負責人願意跟我們見個面,聽聽兩個初出茅廬的小夥子,葫蘆裡究竟賣的是什麼藥。後來我們也真的跟對方談下第一筆生意,設計、生產了一項客製化紀念品,意外跨進一個沒想過的領域,卻在業主、工廠和設計師間忙得暈頭轉向……但那已經是後話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Andy's ETF觀點:定期定值-一個超越定期定額的投資方法

定期定值的更新、自問自答、定值再平衡法

美股ETF:XLY 美國非必需消費類股E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