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伯克希爾股東大會直播:傾聽巴菲特和芒格



2013年伯克希爾股東大會直播:傾聽巴菲特和芒格

·         美國

20130504 20:34    
本文華爾街見聞的直播為北京時間54-5日。
要點:
中美將是未來超級經濟大國,美元未來20年都會是儲備貨幣。
對蘋果沒信心。對比特幣沒信心。對伯南克有信心。
持有現金的人很悲催,失去的購買力令人震驚。
美國經濟一直在改善,不相信二次衰退。
美國房市沒有泡沫,現在是買房好時機。
歐元貨幣聯盟有重大缺陷;讓希臘進歐元區極其愚蠢。 
基於宏觀預測或數字投資,肯定會虧不少錢。
出生在美國對我來說是巨大的優勢。
我們的競爭優勢就是我們沒有競爭者。 

04:23 (最後一個問題)
問:您會考慮拆分伯克希爾哈撒韋(BRK.A)的股票嗎?
巴菲特:目前這樣就很好;沒有必要拆分。

04:06
問:如何判斷對方公司是否存在欺詐行為?
巴菲特:有一些找上門來的公司就是。多數是根據對方的推廣行為,他們自己露出了狐狸尾巴。財務上的欺詐有很多方法,金融相關公司更是擅長這些。
芒格:有一些公司不是故意欺詐,他們也是被騙了。
巴菲特:如果你產生懷疑,不去理會就好。
(華爾街見聞注:巴菲特和芒格開始就90年底所羅門的會計錯誤開玩笑。)
巴菲特:會計學不是科學。

04:02
問:社交媒體如何影響你的企業,會怎樣影響世界?
巴菲特:在坐的各位有一大半都能回答得比我好。如果讓我掌管社交媒體會非常糟糕。查理會更差。
芒格:我不理解社交媒體是有原因的。我像避開瘟疫一樣避開它。

03:59
問:歐元區有投資機會嗎?歐洲央行能否有效保持歐元整體性?
巴菲特:我們在歐洲做了一些收購。很樂意在歐元區任何一個國家發現好的企業。歐洲不會消失。但歐元貨幣聯盟有重大缺陷。他們正在想辦法修正缺陷。不同的管理機構,不同的文化,這需要時間。他們使用同一種貨幣,再沒有其他了。大自然會有致命缺陷,經濟學也有,這一缺陷就出現在了歐盟。
芒格:讓希臘進入歐元區是一個極其愚蠢的主意,就像把老鼠藥當成鮮奶油來用。這個國家不是一個負責任的資本主義國家。那裡的人不交稅,他們通過欺詐進入歐盟。他們也有政客。
芒格:我認為歐洲將會蒙混過關。
巴菲特:我們樂意在歐洲買好的企業。
芒格:如果是在希臘的話你得告訴我。

03:52
問:美國政府看起來在鼓勵人們不惜任何代價買房。我們現在是否再創造另外一個房市泡沫的風險?
巴菲特:房地產業現在還沒有接近泡沫。第一次房地產業泡沫政府有責任,但不是唯一推手。立法者鼓勵房利美和房地美做錯誤的事情。很多人也在做。所有人都有責任。就像一個典型的泡沫,最後質疑者看起來成了傻瓜。人們真的很容易受到從眾效應的影響。這並不是說兩房是邪惡的,或者立法者是邪惡的(但有一些是的)。一年前我推薦人們買房。如果你住在一個社區裡,目前是買房和房屋融資的好時機。
芒格:此前人們為房地產業瘋狂的時候,政府應該加以提醒;但是政府恰恰火上澆油。
巴菲特:泡沫還會發生,但不一定在房地產業。人類總是不斷犯同一個錯誤。當其他人恐懼時自己會變得恐懼。查理和我都很擅長在人們瘋狂的時候保持清醒。當價格下跌時,我們認為這是買入時機。

03:45
問:你怎麼看新興市場的投資。
巴菲特:我們現在並沒有看新興市場或特定的公司。我不會說,我們投資巴西、印度、中國等等吧。這不是我們的優勢。大多數人的優勢都不在這裡。投資新興市場聽起來不錯,但我認為不是最好的方式。我們的確曾買過中國石油和比亞迪等等。
芒格:出售投資建議是一個不錯的方式,有很多手續費,很多建議,很多行動。
巴菲特:當你聽到某個人在談論一些概念時,比如投資一個個國家的主意時,很可能的情況是,他們更擅長於賣,而不是投資。
芒格:“我們的專家真的很喜歡玻利維亞”。但你去年說“真的很喜歡斯里蘭卡”。
巴菲特:我們一直認為這是胡扯。

03:43
問:你說你是85%的格雷厄姆和15%的費舍爾。你說如果你有100萬美元你每年可以獲得50%的回報。如果你管100萬美元,你會專注於什麼?
巴菲特:管理100萬美元和管理伯克希爾完全不同。如果查理和我現在只管100萬美元,我們會看很小的東西,很小的差異,確定的局面,機會都在那裡,並且不時會出現非常好的機會。而現在我們需要更大的交易。
巴菲特:芒格在這方面非常努力。他掰開查看了很多小石頭。但他沒有告訴我怎麼做。
芒格:我曾經用我的浮存金,即我欠政府的稅金來賺錢,當欠帳到期時,我已經賺到了足夠多的錢來支付這筆稅。

03:37
問:怎麼看IBM
巴菲特:我對IBM護城河的瞭解不如我對可口可樂的瞭解。我對可口可樂、Wrigley或者Heinz更有信心。但我對IBM的感覺也足夠好,我在IBM上投了很多錢。沒有什麼能夠阻止IBM或者微軟取得成功。我喜歡IBM的財務政策。IBM有很大的養老金負債。負債和資產看起來相等,但負債更確定一些。
芒格:至少IBM養老金計畫有IBM的資源。日本支付3%的利息,但他們沒有辦法賺這麼多錢。

03:35
問:低利率環境持續對保險業務有何影響?
巴菲特:擁有現金或者現金等價物的人他們面臨的問題非常殘忍。失去的購買力令人震驚。靠收入生活的人是低利率政策巨大的犧牲品。我在2008年時寫過,要買股票,他們很便宜。那些擁有固定美元特別是短期投資的人很悲催。100萬美元,0.25%的利息根本不夠生存。我一直認為擁有企業比擁有固定美元投資更好。我預計低利率不會保持很長時間。現在擁有生產性的資產更好。
芒格:他們必須要傷害一些人,而傷害儲戶是最方便的。

03:33
Doug Kass:你的兒子霍華德-巴菲特未來將擔任伯克希爾的非執行董事長,但他沒有管理經驗,也沒有運作過複雜的機構。為什麼他是這個職位最好的人選?
巴菲特:他的工作是確保在挑選CEO時不犯錯誤。他的工作是保留公司文化,不是去運營企業。如果我們挑錯了CEO,那麼非執行董事長就非常重要,他要做出變化。需要他保護文化。他不會幻想要自己去運營業務。他只需要擔心是否需要換CEO
我看到過很多公司請了一個平庸的CEO,應該換掉。有一個非常在乎公司及其文化的非執行董事長這事就容易多了。當CEO同時還兼任董事長時要做出變化很困難。
芒格:有霍華德在公司會安全很多。你知道董事會持有很多股票。

03:30
問:Ajit是你的接班人嗎?如果不是,沒有他你的業務會表現如何?
芒格:如果沒有Ajit,我們就不會有現在這樣好的成績。
巴菲特:Ajit在許多方面都是卓越的,當人們抄襲他時,他就會有新的辦法。對於接班人不予置評。
巴菲特:我們在伯克希爾營造了一種氛圍。這些傑出的經理人多數並不需要錢,他們只是快樂地運營業務。伯克希爾在沒有Ajit的情況下運營了20年。如果他1965年就加入伯克希爾,而不是1985年,那我們現在就擁有全世界了。

03:25
問:如果我20多歲,想發起一個合夥人生意,我沒有公開的可以追溯的業績,希望讓別人投錢進來,你有什麼建議?
巴菲特:你沒有打動我。用別人的錢投資應該非常謹慎。即便他們有業績記錄。我建議儘早開始有審計的業績記錄。
巴菲特:如果你今天發起這個,你怎麼吸引別人的投資?
芒格:很多人最開始都是從朋友和家庭籌錢。這是另外一種信任。但年輕人很難做。
巴菲特:相對來說只有很少人能成功。這就是為什麼有很多快要餓死的小對沖基金存在。
巴菲特:對沖基金賺了很多錢,為基金經理自己賺錢。如果按照對沖基金行業2%管理費,20%的提成,ToddTed每個人今年都可以賺1.2億美元。

03:19
Cliff Gallant問:伯克希爾最近的業績能不能反映出整體經濟情況?伯克希爾會有更多的國際擴張嗎?
巴菲特:我們不會排除任何事情,會考慮世界各地的業務擴展。但是我們在美國發現的機會最多,我們做的多數交易都在美國。自2009年以來美國經濟一直在改善,我不相信二次衰退。現在房市也出現了改善,建築有改善。但我們不想建太多房屋。我們在前進,不是大步前進,但也沒有停止。未來我覺得也是如此。
芒格:我們知道現在發生著什麼,但是我不善於推測未來。
巴菲特:平均每45年你就能發現股票市場有出奇的好機會,但是要能夠利用好這些,你需要腦子夠給力。

03:16
問:你的財富大多要給慈善基金。他們拋售股票會否造成股票下跌?
巴菲特:我每年會把自己4.75%的股票給出去。這些股票值20億美元。對伯克希爾來說還不到1%。交易所裡許多股票交易量超過100%1%根本就是微不足道。伯克希爾每天的交易量是四五億美元,所以20億美元改變不了什麼。
芒格:對於一個老男人來說,沒有什麼比額外的20億美元更微不足道的了。
巴菲特:錢在別人手裡比放在我的保險箱裡更有功效。

03:13
問:如果我買進最好的20家公司股票,扔一邊不管了,最後收益會如何?能跑贏指數基金嗎?
巴菲特:這樣看你怎麼選最好的20家公司了。但你這個就很可能和指數基金的概念很像了。還要看你是否想研究企業;還是你有其他的職業,只是想在股票上有一些敞口。長期來說股票會表現很好。你需要避免在別人興奮的時候變得興奮了。如果你不是專業人士,不要裝成是。如果你是一個業餘投資者,長期購買多家美國公司是合理的選擇。
芒格:瞭解自己的能力所在很重要。 

03:01
提問:我是一名二戰老兵,我敦促你不要再吃芝士漢堡了。那些東西會阻塞你的動脈。即便你投票支持奧巴馬我還是希望你安好。我的問題是,您提倡節儉,但您為什麼會支持這樣不負責任,讓債務飆升的政府呢?(華爾街見聞注:現場掌聲)
巴菲特:16萬億美元債務,其中毫無疑問有一些是布希的責任。並不是奧巴馬的政策引發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與人談論政事是很浪費時間的;總有一半人同意你,一半人反對你。考慮到危機的嚴重性的話,過去數年政府的赤字支出是合理的。我們需要刺激。現在的問題是如何退出刺激。
芒格:我完全同意。布希也會完全同意。
巴菲特:小布希2008年有一句名言:如果不多寬鬆的話,危機將更為惡化。這句話我同意布希。
美國的債務GDP比重增加的確令人不安。但二戰之後我們的債務/GDP比重更高,人們預測會發生可怕的事情,但沒有發生。印錢比自律更容易一些。但我們國家有更大的問題。
巴菲特:你擔心現在的債務GDP水準嗎?
芒格:我同意你對布希的看法。經濟問題比表面看起來複雜。美國目前大部分債務都是資產負債表外的,如醫療保險(Medicare)和社會保障(Social Security)。如果GDP增長率能達到2%,所有這些都不是問題了。  

02:58
問:當你決定買一家公司或者股票時,你會考慮哪些因素?你會看哪些東西來判斷行業的競爭性變化?
巴菲特:我經常會感覺我們支付的價格太高了。但回頭來看,這些偉大的企業持續保持偉大時,最初支付了一點高價就無關緊要了
如果你能某種程度上肯定你發現一家公司有很高回報率,你很可能得支付高價格。我和查理就是這麼做的。比如查理買了喜詩糖果
芒格:現代的價格不便宜。
巴菲特:在股票市場上的機會比談判購買公司要好得多。股票市場就是拍賣,可能會出現閃電崩盤。我們喜歡買入持有,但我們喜歡便宜的證券。

02:52
Doug Kass不再發難,反而要求伯克希爾給他1億美元資金來做空市場,他說如果表現超越大盤,他會把錢捐給慈善。
芒格:答案是不行。
巴菲特:我和查理都做空過,都失敗了。曾經我們看到過一些公司,我們認為定價過高或者是欺詐。但長期來說,通過做空賺錢對我們沒有吸引力。
Doug 你們的投資經理Todd Combs取得了成功,他也曾經是空頭。
芒格打斷了他,芒格說:他停止做空後才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華爾街見聞注:現場掌聲)
芒格:我不喜歡為了賺錢進行交易而帶來的痛苦。
巴菲特:但我們祝你好運。

02: 46:
問:氣候變化對公司業務會有何影響?怎麼看碳定價?
巴菲特:氣候在變暖,但今天很冷。人們擔心氣候變暖是有道理的。但我知道的並不多。對於年復一年的保險費率來說它並沒有太大影響。我們對災難已經很悲觀了。我們預計未來比過去會有更多災難。全球變暖不會影響我們對保費的設定。
芒格:你得知道我可是加州理工出來的氣象學家。碳拍賣不切實際,碳稅是更好的方式。歐洲通過徵收高燃料稅來融資。我認為美國應該徵收高得多的汽車燃料稅。並且這是有效的,可以緩解碳排放。

02:44
問:是否股價跌至帳面價值的1.2倍時你們就會回購股票?
巴菲特:帳面價值和內在價值實際上沒有關聯。投資者應該關注內在價值。內在價值才是股票回購的基準。對很多公司來說,帳面價值什麼都不是。但伯克希爾將帳面價值作為內在價值的保守代理。只要我們有大量現金,當價格到了帳面價值的1.2倍時,我們就願意回購很多股票。如果你能打折回購自己的股票,就相當於用0.9美元的價格買了1美元的東西。我們很難回購,因為每次宣佈回購股價都會上漲。我們對回購感情很複雜。通過回購我們合夥人被低估的股份來獲利,我們自己的感覺並不好。

02:42
資產管理公司Legg Mason的董事長Bill Miller:航空業改善的狀況會否持續?除了已有的NetJets伯克希爾還會再買航空公司嗎?
巴菲特:第二個問題的答案是不會。在有些行業即便只有兩個競爭者,也有可能表現都很糟糕。比如房利美和房地美就出現了這種情況。
巴菲特:航空公司的固定成本很高,增量成本很低。他們願意以很低的價格賣出最後一個座位。這是一個勞動密集型、資本密集型,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商品類型的企業。自從Orville起飛以來,航空公司對投資者來說就是死亡陷阱。如果只有一個公司,沒有監管,那這個航空公司就是非常好的投資。
芒格:航空公司的合併讓我想起了過去幾十年鐵路上發生的事情。我們錯過了這個故事,進入已經非常晚了。要造一條新鐵路很困難,但要開通一條新航線則非常容易

02:38
問:除了格雷厄姆和費舍爾之外,哪10本書對你影響最大?
巴菲特:我11歲的時候我已經閱讀了奧馬哈公共圖書館裡所有關於投資的書籍,包括技術派的。但我從這些書中沒有發展出任何哲學。格雷厄姆的書給了我哲學:市場是為我服務的,不是來指導我的。還有費舍爾進一步影響了我。我和查理一起看基本面。我還沒有發現我們的基本原理有任何漏洞。查理看的自傳比任何人都多。我們從閱讀中獲益,也很有趣。格雷厄姆並沒有財務動力去寫那本書,如果沒有他的書我的生活會完全不同。

02:30
問:每次有人寫“新常態”,我就對退休後的前景不樂觀。預測全球經濟增長放緩會給伯克希爾帶來麻煩嗎?未來十年股票市場回報率會如何?
巴菲特:我不在乎宏觀預測。你沒法精確地知道它。
我們不看預測,從來沒有一個股票投資的決定是基於宏觀環境的。我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為什麼花時間討論你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我們討論企業。我喜歡比爾-格羅斯。但不管是他還是其他任何經濟學家對未來做的預測,對我都沒有什麼影響。我總體上認為美國會做得更好。任何常態對我們都沒有任何意義。如果你買到了好的企業,價格好,長期就會表現不錯。如果你基於預測來做市場決定。那你會虧很多錢。
巴菲特:你怎麼看常態?
芒格:可以想像得到,會更差。 

02:26
問:買股時有很多人用定量指標來分析,你分析一家公司時最主要的5個指標是什麼?你喜歡哪一個?
巴菲特:數理指標可能有用,但是還有更多值得看的投資指標。
我們看企業,不看股票。同一個指標對不同企業來說意義不同。這些年來我們理解了某種類型的企業。我們不會去分析我們不知道的企業。對美國銀行的投資的確是在浴室裡做出的,但我投資不是因為浴室,而是因為50年前我看過的一本書,以及這麼多年對美國銀行的跟蹤。2011年,當有很多人做空美國銀行,它有很多傳言時,我想投資美國銀行對我們都有幫助,於是我給我並不認識的Monyihan打了電話。我會看這家企業在10-15年後會怎麼樣,會看今天的價格,然後看他們之間的差別。
芒格:我們不可能僅僅根據財務資料來選股,我們要看那個公司是如何運行的。您會用電腦來篩選股票嗎?
巴菲特:我不會用。我們要看整體,評估5-10年後會是怎樣。比如汽車公司我們不理解,我們觀察了這個行業50年,但依然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
芒格:我非常有信心,Burlington Northern(鐵路股)15之內都會有強勁的競爭優勢。但不管蘋果的財報怎麼樣,我們對它都沒有這種信心。我是說,你需要瞭解這家公司和它的競爭地位。這不是僅僅通過數位就可以體現的。一些數學好的高IQ的人會看很多數字。投資不是這樣的。
巴菲特:如果我僅僅根據數位來投資,早就不知道虧多少了。
芒格:肯定虧的不少。你數學太差了。

02:20
Doug Kass問:你現在是否只在乎比賽而不在乎得分?以前投資美國運通時做了詳細的基本面調查,而後來在浴室裡做了投資美國銀行的決定,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轉變?(華爾街見聞注:即問巴菲特現在做研究是否沒有以前徹底)
巴菲特:你要把事情做好一定要喜歡它。如果你喜歡它就有巨大的優勢。會讓你的生產力提高。我喜歡伯克希爾,它的投資,它擁有的企業。你沒法把得分和比賽分開。如果伯克希爾一分錢沒有給我,我一股都沒有,我對伯克希爾的感情也不會變化。我喜歡我做的事情。僅僅因為我們做事的方式不一樣,並不意味著我們失去了激情。過去40年是這樣,希望未來10年還是這樣。
芒格:你買美國運通的時候知道的並不多,自然挖掘得很深。第二次的時候則容易得多。有很多研究是積累起來的。

股東大會中午休息。

02:12
問:伯克希爾是否屬於太大不能倒?怎麼看多德-弗蘭克法案?
巴菲特:據我所知,多德-弗蘭克法案對保險運營沒有影響。銀行系統是過去20多年來最強勁的。美國的銀行比歐洲也更搶進。
巴菲特:更高的資本金要求將降低大銀行的股權回報率
芒格:長期來看,我對銀行系統的樂觀少一些。銀行家越想變得像投資銀行家,我就越不喜歡銀行。我不想再說太多,我已經惹了足夠多的麻煩。
芒格:商業銀行不應該有大的衍生品帳本。
巴菲特:我在2008年打了一個賭。認為對沖基金在未來十年無法超越低成本的指數基金。目前為止,指數基金上漲了8.69%,而對沖基金只上漲了0.13%

01:55
問:是什麼因素讓伯克希爾的保險定價保持如此理性?
巴菲特:伯克希爾是一個不同尋常理性的地方。我們對伯克希爾有投票權,外部力量從未把我們推向我們不願意去的領域。
巴菲特:保險公司要面對季報數據,華爾街經常會給他們很大壓力。在保險領域,會有很多機會可能做蠢事。
巴菲特:這就像羊群效應。看著你的鄰居在1990年代後期投資互聯網股票而變得富有,你很難抵禦這樣的誘惑。我們沒有壓力這麼做,我們根本不在乎。

01:48
問:如果時光回撤50年,你會要30歲的自己改變一些什麼?
芒格:保持乏味和理性,做你喜歡的工作。我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從來都做不好。
巴菲特:我們運營伯克希爾有如此多快樂,簡直就是有罪的。如果你幸運的話,你會在自己生命的早期就找到他。

01:40
問:你是否同意格羅斯的說法,他說這一代投資者取得了成功,主要是因為時機。
巴菲特:毫無疑問,出生在美國對我來說是巨大的優勢。
巴菲特:1929年讓很多人不再買股票。當然過去十年你也可以這麼說。
巴菲特:我很羡慕今天出生在美國的小孩,按照概率來看,這個時代出生的小孩有可能是最幸運的。
芒格:你那個時代競爭很少。現在就不會這樣了。隨著時間推移競爭加劇,對下一代來說這是不利的。
巴菲特:我們生活的時代遠好於約翰-洛克菲勒。未來的孩子與我們相比也會是這樣。
芒格:我第一次遇到你時,你有很多好想法。但是我們沒有錢。
巴菲特:我們現在有很多錢了,但是沒有好想法。 

01:30
問:替代性能源對伯克希爾受監管的公用業務有什麼影響?
芒格:沒有人真正知道最終會怎樣。我非常有信心的預測,沙漠地帶產生的太陽將比多雲地帶要多。
芒格:屋頂上的太陽能板會生產重大影響嗎?我對此持懷疑態度。
中美能源CEO:如果電力需求因為替代性能源而下降,監管部門應該會允許調整價格。

01:20
問:所有伯克希爾雇員都有福利嗎?如果沒有,奧巴馬醫保的影響是什麼?
巴菲特:就我所知,沒有任何一個部門沒有福利。但伯克希爾旗下有70多個附屬機構,這些機構又有附屬機構,所以不太好確認。
巴菲特:對我們來說醫保成本非常高,這是我們極少的我們考慮集中到一起做的事情。

01:15 
問:政策制定者應該做什麼才能讓美國保持競爭力?
巴菲特:首要問題是要控制住醫保的成本。與其他發達國家相比,不管是公共部門還是私人部門,美國在醫保上的開支都要高很多。我們醫保成本占GDP比重是17%,其他競爭者是9.5-11.5%
芒格:一個浮腫的證券和衍生品市場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 

01:10
Doug Kass:巴菲特卸任後伯克希爾運營結構會否變化?是否會分拆?
巴菲特:伯克希爾是我知道的最好管理的公司。分拆會產生不好的結果。
巴菲特讓芒格繼續回答,自己開始吃糖果。(華爾街見聞注:他們股東大會上吃是喜詩糖果,喝的是可口可樂,都是伯克希爾持股的公司)

01:01
問:報紙整體在下滑,你為什麼還要買報紙?
巴菲特:即便盈利下滑,報紙的稅後回報至少有10%。可能還會更高。不太可能更低。另一個考慮的因素是這些收購的報紙其公司結構有優惠的稅收待遇。另外,他還不需要花費額外的精力。我們喜歡報紙。與盈利相比這是便宜的價格,我們已經對未來盈利下滑做好了準備。
芒格:你說這麼多,實際的意思就是,這些是特例,而你喜歡這麼做。

00:57
問:我聽說你會寫下你要完成的25個目標,專注於前5個,忽略後面20個。你怎麼想到這樣做的?
巴菲特:聽起來是一個不錯的方法,但這個比我要自律得多。如果他們給軟糖,我和查理就吃下了。查理和我過著簡單的生活,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查理是一個建築師。我們都喜歡閱讀。我從未列過什麼清單,一生都沒有這麼做過。你給了我一個想法,或許我該開始這麼做了。
芒格:在你很累的時候,不應該做太多決定。或者說做太多決定會很累。

00:50
問:如果WeschlerCombs買了股票你覺得是不好的投資,你會和他們分享你的想法嗎?
巴菲特:他們買了什麼股票,我一個月之後才知道的。我不會告訴他們要多元化還是不多元化。他們有完全的裁決權。我認為他們值得信任。

00:42
問:火電廠的下滑會給鐵路公司BNSF帶來問題嗎?怎麼看新的石油管道?
巴菲特:煤炭同比需求要看天然氣價格。我認為把石油從Bakken(Bakken 是加拿大到美國北方省份的頁岩油)運輸出來需要使用很多鐵路交通。用鐵路運石油比管道快,並且還有靈活性
補充:過去部分市場人士認為頁岩油用管道(pipline運輸)相較用鐵路會比較有效率,巴菲特解釋了這一點, 頁岩油的運送還是使用鐵路是比較靈活的選擇,這個現象在KSU.us在財報時,也看到石油運量上升抵銷了煤炭運量下滑的影響
BNSF CEO:我們預計煤炭運輸量持平,但石油會大幅增長。

00:35
問:你如何說服人們把公司賣給你?
巴菲特:我們只購買願意賣給我們的公司。
問:如何解釋伯克希爾的商業模式以及其具有可持續的競爭優勢?
芒格:當其他人變得瘋狂時,我們會一直嘗試保持理智。這就是競爭性優勢。
第二個優勢是我們怎麼對待希望出售企業的經理人。我們會成為他們好的合夥人。伯克希爾是他們理想的歸所。
巴菲特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家公司創始人把企業賣掉,但他希望在他死後能避免家庭糾紛,並且能保留他創建和鍾愛的事業。他不能賣給競爭對手或者PE,最後只能找到伯克希爾。
巴菲特:我們的競爭優勢就是我們沒有競爭者。  

00:18
Doug Kass問:伯克希爾大量的回報都是基於巴菲特的聲譽,你憑什麼有信心接班人能像巴菲特一樣與陷入困境的公司達成交易?
巴菲特:接班人將有更多資金。當市場承壓時這非常重要。當市場恐慌時,伯克希爾就是他們的800電話。這種事情在2008年和2011年發生過,未來會再次發生。當潮水退去時,裸泳者會給伯克希爾打電話。伯克希爾的名聲會改善。它不僅僅是沃倫的品牌,而會成為伯克希爾的品牌。
芒格:在早期,巴菲特能成功投資一些不知名的價值企業,因為他碰到的競爭很少。 

201355
00:05
問:你對比特幣怎麼看?
芒格:比特幣不會成為通用貨幣。我對它沒有信心。
巴菲特:我們的490億美元現金中,沒有任何資產是比特幣。

201354
23:58
問:零利率怎麼影響伯克希爾?
答:利率是市場上一個很巨大的因素。利率上升對資產價格來說就像是地心引力。
芒格:我強烈預期,利率不會在相當長的時間裡保持如此低位。但低利率持續了這麼久,已經讓我很吃驚了。
芒格:我們有大量浮存現金,這些現金與一年前相比變得更少了。
巴菲特:在今年一季度底,我們有90億美元的短期證券。這些都沒有任何回報。我們把它 放在美國國債中,沒有任何收益。如果是5%的短期利率,那就是幾十億美元收益。 

23:45
問:QE的風險是什麼?如何停止?
芒格:基本答案是我不知道。
巴菲特:我沒有補充。
查理:會很困難。
巴菲特:買東西會比賣東西更加困難。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領域。創造了大量流動性。
巴菲特:我對伯南克很有信心。
巴菲特:富國銀行在美聯儲有1750億美元,但都沒有利息。(華爾街見聞注:富國銀行是巴菲特的最大股票持倉)
巴菲特:QE有通脹的潛力,但現在還沒有。美聯儲成員從來沒有承認過,但我猜有些人對沒有更多通脹出現比較失望。
芒格:經濟學家們認為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時,他們應該更加謹慎。有誰能預測到利率會保持這麼低這麼久?日本嘗試了所有辦法,但有誰能預測到日本會停滯20年。

23:35
對於繼任者來說,伯克希爾是否難以管理?
巴菲特:我們很可能會進行重組,讓它更容易運作。
芒格:我們有這麼多小企業,如果從公司總部來管理他們我們就會變得很笨拙。伯克希爾的系統不一樣,並且是有效的。

23:28
問:怎麼看企業利潤與GDP的比重?
巴菲特:企業利潤是GDP10%,這是不同尋常的。有意思的是美國企業還一直在抱怨收入稅。按照在GDP中的比重,現在的稅是40年前的一半了。按照全球標準,美國企業稅是高一些,但是這並沒有傷害美國企業的競爭力。
芒格:不同意巴菲特。當其他國家企業稅更低,對我們是不利的。
巴菲特:芒格是共和黨,我是民主黨。

23:20
問:如果美元失去儲備地位會怎麼樣?
巴菲特:不太可能有什麼東西能取代美元成為儲備貨幣。未來中國和美國將是超級經濟大國。美元在未來幾十年都會是儲備貨幣。
芒格:儲備貨幣的國家有一些優勢。失去儲備貨幣就失去了一些優勢。即便那發生了,也沒什麼大不了。歷史上沒有一個超級大國能一直保持第一。
我認為未來20年美元都會是儲備貨幣。

23:13
看空伯克希爾的Doug Kass發問:伯克希爾是否為收購支付太高價格?伯克希爾是否看起來變成了一支像指數基金的股票?
巴菲特:毫無疑問,我們不會表現得像過去那樣好。規模是一個問題。
但在市場不好時,規模可以成為優勢,因為伯克希爾有能力提供流動性和穩定性。
為特別優秀的公司支付更高的價格不會是一個錯誤。
芒格:大公司過去的記錄並不好,但我們有更好的系統去押注巨頭。
芒格沒有用Doug Kass的名字,而是稱他為“做空者”。
巴菲特:我們過去五年做的並購都不錯,包括Heinz。我們有很好的企業。財富500強企業裡,我們就占了8席。

23:07
問:你現在可以用社交媒體來發佈資訊了,這對你旗下的Businesswire是否是一個威脅?
答:披露需要準確,需要同時發給所有人。和就意味著對Businesswire仍然有需求。我們不會出售這家公司。伯克希爾所有的重要資訊都會通過Businesswire來發佈。(華爾街見聞注:巴菲特最近剛剛開通了Twitter帳號

22:58
問:在收購Heinz的交易中,你是否比巴西合夥人得到了一個更好的交易?
巴菲特:有文章說巴菲特買優先股的原因是他對未來股票回報預期較低。巴菲特否認了這一點。

22:46 
有人問巴菲特,當你離開後你最擔心伯克希爾什麼?
巴菲特回答說,在他死後,文化以及伯克希爾持有的公司都還在。這就是為什麼文化很重要。我死後的第二天,人們就會給我們的保險公司GEICO打電話。
董事會和巴菲特對誰應該接任CEO觀點一致。
雖然經理然會來了又走,但是強大的文化會持續下去。通過運營層面的執行,Iscar在過去20年都超越了其競爭對手。
我死後所有方面都會和現在一樣。
巴菲特說,他的最終接班人必須有大智慧,比他更有能量,更有激情。

22:41
開始進入問答環節。有人問,伯克希爾帳面價值增長已經有一段時間低於12%了。這合理嗎?
巴菲特回答:並不能保證12%的增長。如果市場表現好,今年將是伯克希爾第一次在五年的時間裡落後於標普指數。
但我並不是特別擔心,在市場不好時,我們很可能更好一些。
巴菲特:帳面價值僅僅是內在價值的一個代理。投資者應該關注後者。伯克希爾的帳面價值和內在價值有很大的差別。我們的表現比指數基金表現好。
芒格不在乎三年或者五年的表現。長期來說伯克希爾會表現很好,但肯定會不如過去。過去的回報簡直難以置信。

22:33
巴菲特:伯克希爾現在是全球第五貴的公司。僅次於埃克森美孚,蘋果,微軟和穀歌。

22:27
巴菲特討論第一季度財報。稱保險業績受到強勁美元的提振。
巴菲特:我們在全世界持倉很多,我們不確定美元是幫助我們還是傷害我們。
巴菲特:查理在講話的時候你們可以出去。

22:25
巴菲特的第一句話:早上好,我有點疲憊。

22:22
巴菲特和芒格登場了,現場觀眾鼓掌歡迎,他們就像搖滾明星一樣。


22:10
芒格在股東大會前接受專訪。他表示蘋果不符合伯克希爾投資標準,我們非常討厭必須不斷創造全新的科技。賽普勒斯證明一個道理,你不能相信銀行家會控制自己,他們就像吸毒的。房地產泡沫教育人們房價也會下跌,就如同上漲一樣.

21:36
巴菲特和芒格秀了一段《江南Stlye


21:28
三種方式向巴菲特提問:
1、向紐約時報的Andrew Ross SorkinCNBCBecky Quick,和財富的Carol Loomis提交問題。
2、巴菲特和芒格將接受野村分析師Cliff GallantRuane, Cunniff & Goldfarb公司的Jonathan Brandt,以及不看好伯克希爾的Doug Kass提問。
3、現場的麥克風。

21:20
只要購買了伯克希爾的股票就可以參加其股東大會,不管是伯克希爾的A股或B股。A股目前每股價格是16.29萬美元,B股價格是108美元。B股股價是A股的1500分之一,但投票權只有A股的10000分之一。下圖為股東參會證件。


21:04
現場已經坐滿。


20:34
巴菲特和比爾蓋茨到達現場,現在是傳統的比賽項目,扔報紙比賽,參賽者還有比爾-蓋茨。


20:30
伯克希爾股東大會現場,在奧馬哈體育中心裡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定期定值的更新、自問自答、定值再平衡法

Andy's ETF觀點:定期定值-一個超越定期定額的投資方法

美股ETF:XLY 美國非必需消費類股E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