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6的文章

Fwd: 億豐財報

> 全球窗飾產業領導廠商億豐綜合工業(股票代號:8464)於今日(3月23日)公布2015年度全年營運成果,2015年合併營收為新台幣168.2億元,營業淨利達新台幣35.9億元,歸屬母公司業主之稅後淨利為新台幣26.4億元,按該年度加權平均股數計算,每股稅後盈餘達新台幣10.1元(如以2015年底新股發行後之股數計算,每股稅後盈餘則為新台幣9.0元)。 > >        與2014年同期相較,2015年營收成長+21.4% YoY,營業淨利成長+42.5% YoY,歸屬母公司業主之稅後淨利成長+38.6% YoY。該等財務數字皆按金管會認可之國際財務報導準則(Taiwan-IFRSs) 之合併財務報表編製。 > >        回顧2015年,億豐透過小型專業窗飾零售店所銷售的高價「高度客製化尺寸窗簾」與大型連鎖店販賣的平價「固定尺寸窗簾」,均得不錯的成長。柬埔寨一期新廠產能順利提升與更完善的產品線,適時提供億豐的營收成長動能。除生產規模經濟提升與高毛利產品佔比上升,億豐額外受惠於匯率因素(人民幣貶值)、原物料價格回檔因素,達成獲利成長的佳績。 > >        2015年之營業現金流入(新台幣37.8億元),較2014年同期增加新台幣16.6億元。加計上市籌募之資金(新台幣48.5億元),使億豐的財務結構大幅改善。於2015年底,億豐長短期借款已從2014年的新台幣60.3億元下降至新台幣23.1億;約當現金水位則從2014年的新台幣25.4億提升至2015年終之新台幣59. 9億。億豐的財務結構已呈淨現金態勢(Net Cash Position),董事會已決定配發新台幣8.077元/股之現金股利(DPS)。

DALIO的投資組合有90%在ETF

DALIO 的投資組合有 90% 在 ETF 剩下的 10% 拿來取得高額 ALPHA 达里奥的 " 大实话 " :普通人最好不要和我们比交易 因为你可能会输 文 /   刘晓翠   2016 年 03 月 04 日 11:19:21    38 最近桥水基金的创始人达里奥很活跃。在德州大学演讲之前,他接受了彭博 Erik Schatzker 的采访(链接点击 此处 查看)。 作为全球最大对冲基金的掌门人,达里奥表示,投资者应该预期一个回报率更低的金融市场,但是绝非像 2008 年金融危机那样。 " 我并没有看空股市。 2008 年不会重演,因为那是一场债务危机。 " 在采访中,达里奥还表示,美联储货币政策的下一步是量化宽松而非大幅紧缩。最近的情况让美联储感到意外,因为他们并没有那么关注长期债务周期。此前他一直警告美国经济处于长期债务周期的尾端。 至于对普通投资者的建议,达里奥也说了一番 " 大实话 " ,直白点翻译过来就是 " 乃们最好别在市场里瞎晃悠,别对着某一策略下赌注,做交易根本比不过我们 " 。 以下是他的原话: 普通投资者应该怎么考虑投资,我认为有两种方式,其中一种,你是不是打算创建一个有良好策略驱动的资产配置、形成 平衡的配置组合 ?这意味着你不会走上赌桌、与像我这样的主动投资者竞争。其实我也害怕在市场中犯错,想要赢并不容易。在市场中赢比在奥林匹克比赛中获胜更难。 但我们不会有系统性的偏见。我认为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他们(实际上)在系统性的做多一切,所以当这个世界变得糟糕的时候,他们就不会好过。 2008 年对我们来说反而是很不错的时候,我们当时的回报率将近 10% 。所以我们有选择另一种方式的机会。我们也有可能是错的。 我很害怕走错, 而这帮助我们降低了犯错的几率,因为我很害怕。在我感觉不对的时候我不会下注,同时我会将资产组合多元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获得高收益的原因。 我想要向投资者传达的是, 普通投资者 —— 也就是大多数人 —— 不要与我们这些专业人士竞争,不要做偏向于某一种策略的资产配置或者在市场中频繁操作,因为你可能会输。 当然,达

投資銀行輸給小夥子,因為利益衝突,那大銀行是否也會輸給短小精悍的IFA呢?

圖片
投資銀行輸給小夥子,因為利益衝突,那大銀行是否也會輸給短小精悍的 IFA 呢 ?   为何在华尔街 " 大块头 " 输给了 " 小个子 " ? 文 /   曹弋   2016 年 03 月 06 日 14:10:06    2 在华尔街兼并生意角逐中, " 小个子 " 的投行意外跑赢了 " 大块体 " 机构。 去年迄今,专注于某些领域的精品投行( boutique bank )在并购领域斩获了大笔交易。 Centerview Partners 以及 Robey Warshaw 这类 " 小而精 " 的投行,主导了卡夫 - 亨氏食品并购,以及最近德意志交易所和伦敦证券交易所的合并交易。 (精品投行 Moelis & Co 首席执行官  Ken Moelis ) 传统观念认为,精品投行依靠创始人 " 人脉关系 " 获取交易。比如 Blair Effron 和 Paul Taubman 这些银行家已经在华尔街打造了稳固的关系网。这些 " 精品银行 " 同时会用自己的 " 专一性 " (这些银行每年只有几笔交易) ,来证明自己的专业,而这是那些大机构不能做到的。 《华尔街日报》 一则报道认为,精品银行之所以在最近这轮兼并潮中崛起,关键在于客户不再那么信任传统的大机构, 因为这些华尔街大投行可能与客户发生利益冲突。 比如,制药企业 Perrigo 最初要聘请摩根大通来躲避 Mylan 制药的收购。然而最终摩根大通并没有获得聘任。因为同时摩根大通还在操作 Allergan 向 Teva 制药出售仿制药业务的交易,而这笔交易的成功,将有助于 Mylan 制药收购 Perrigo 。所以 Perrigo 最终放弃了摩根大通。 《华尔街日报》认为,这正是华尔街大机构没能从最新一轮兼并潮赚到大钱的原因。企业在选择顾问时发现那些大机构过去的交易可能 " 存在 " 问题,而当可供追踪的兼并资产变得越来越少食,利益冲突的问题就变得尤为突出。 而对于那些交易数目屈指可数的精品投